• 網站首頁
  • 國之巨匠
  • 工美資訊
  • 行業百科
  • 尋寶之旅
  • 在線商城
  • 商家入駐
  • 關于大臻
  •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行業百科
    3d打印技術對雕塑領域的影響
    2017-08-22 來源: 作者:
    A+ A- 收藏 評論
    分享到:
    摘要:過去的五年間,3D打印機和3D掃描儀已經成功地制造出了各種玩意兒:從槍支到墨西哥卷餅,甚至功能完整的腎臟。藝術圈注意到了此項

    過去的五年間,3D打印機和3D掃描儀已經成功地制造出了各種玩意兒:從槍支到墨西哥卷餅,甚至功能完整的“腎臟”。藝術圈注意到了此項新技術,藝術家們開始使用這些工具創作那些十年前難以想象的結構復雜的作品;而博物館正在利用3D技術探索新的藏品保護手段。
    3D打印與雕塑

    近年“3D打印”一詞頻繁閃現在公眾視野,引起了不同領域的人們聚焦式的關注。其實3D打印并非高新科技,這個理念起源于19世紀末的美國,幾乎與攝影術的構想同時代形成,但直到上世紀80年代才在技術層面得以實現,形成打印機的雛形,在本世紀初該項技術得到長足的發展和推廣。中國物聯網校企聯盟把它稱作“上上個世紀的思想,上個世紀的技術,這個世紀的市場”。之所以近期得到集中曝光和關注,主要因為3D打印機正式投入了市場,技術的逐漸普及使得它與普通大眾產生了直接的關聯,不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尖端科技。
    目前主流的3D打印機有兩大類,其一是熔融沉積快速成型(Fused Deposition Modeling),簡稱FDM,其大致原理類似普通的噴墨打印機,都是通過一個噴嘴在規定區域噴射原料,只不過FDM打印機會分層反復噴射,通過無數個橫截面的疊加最終形成三維的形態,且所用的原料是熱熔性材料,噴出后便迅速成型。另一種為選擇性激光燒結技術(Selected Laser Sintering)簡稱SLS。通過激光束在計算機控制下根據分層截面信息有選擇地逐層燒結平鋪在鑄模托盤中的特殊粉末,全部燒結完成后去掉多余的粉末,便可得到成型零件。無論何種成型方式,3D打印的基本原理都是以數字模型文件為基礎,通過逐層打印的方式來構造物體。
    3D打印技術的應用范圍十分廣泛,除了制造業、創意產業、建筑業等多個直接相關的行業,還涉及到食品、醫療、航天等令人意想不到的領域,甚至有人不無夸張的預測“在未來3D打印技術可以制造一個世界——打印一切”。
     當藝術遭遇3D打印技術時

    3D打印機本身越來越容易獲得。“一開始,3D打印機只用于工業生產、制造汽車零件和產品原型,”紐約的比特形態畫廊的創辦人史蒂文·薩克斯說,“現在你花2000美元就可以買到一臺。”當然,那些便宜的型號只限于用來制作塑料物品,如果要使用類似金屬和陶瓷作為創作材料,那么成本會高得多。
    紐約的藝術交易商詹姆斯·富恩特斯注意到該技術在藝術圈日益普及。在過去的兩年中,他已經走訪了十幾個使用3D打印機的藝術家的工作室。然而,有些藝術家不愿意透露他們使用這項技術。“名聲有點兒不好聽,因為該技術使人們聯想到大規模量產。”萊勃克評論說。
    不過,也有人認為批量制造產品的機器也可能創造出獨一無二的作品。“如果你把這些機器改造得足夠好,那么它們就會發揮表現主義的潛力。”布魯克林的藝術家謝恩·霍普如是說。他用各種零件自己組裝了一臺3D打印機,并且調整了結構確保讓機器會故意出一些差錯。富恩特斯認為,因為制造過程一直在不斷變化,“即時產生的缺陷——因而才獨特——是正在制造的作品所獨有的。”
    對一些藝術家來說,該技術的出現將挑戰有關著作權的傳統觀念。去年,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藝術家喬恩·莫納漢與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合作對其藏品進行3D掃描,并且在網上公開所得到的數據。“博物館的藏品不再是凍結或者靜止的狀態——它們可以被下載并且重組。”莫納漢說。
    該技術也讓博物館出借藏品的過程發生了變化。對于那些以前認為太脆弱經不起運輸的藏品,現在可以依照其形狀定制專門的包裝箱。克拉斯·歐登柏格1961年的雕塑作品《7-up》由石膏浸過的布制成。
    最近,史密森學會的數字化項目辦公室就利用3D掃描儀為這個雕塑量身定做了一個塑料泡沫包裝箱,使之可以被運送到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在展覽“街和店”中展出。3D掃描技術還可用來監測藏品的保存狀態。例如,史密森學會將布魯斯·瑙曼1967年的鑄蠟雕塑《從手到嘴》的2009年掃描圖像和今年的圖像做比對,發現該藏品保存良好。
    3D掃描打印技術的全部潛力還有待發掘。“它目前只是在堆砌像素或者塑料,”巴蒂爾·霍普說,“如果可以堆砌原子,那么一切都將不一樣了。”
    3D打印,或將迎來一個創新大爆炸的時代

    在為新書《3D 打印:下一次工業革命》做調查的時候,我采訪了一大批 DDM(直接數字化制造)的先驅者們,他們已經開始使用3D 打印把不可能變成可能。被采訪的人中有號稱“3D 打印藝術家”的巴斯西貝• 格羅斯曼,她利用3D 打印創作一系列的雕塑和飾品,然后把它們放 到她的網站上賣出去。她開發了一種新的商業模式,“這更像出版,而不是以畫廊為平臺的藝術營銷”。
    巴斯西貝告訴我,她之所以涉足3D 打印領域,是因為她對那些用傳統工藝無法做出來的雕塑非常著迷。她解釋說:“問題的根源在于底 切、許多類型的懸掛、通孔、角度變換還有其他工藝特征,過去我無論如何都不能做到在不打破原材料或者模型的前提下來把我想要的設計做出來。我一直以來對凸雕很著迷,但在3D 打印技術出現以前, 我找不到一個經濟上具有可行性的工藝方案。90年代末,我創作了一組雕塑作品的草圖,它們的結構過于復雜以至于很難做出實體,而我無法靠草圖就找到一個足夠慷慨的資助人。”幸運的是,成本低廉的 3D 打印和網站營銷出現了,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
    2013年1月,當我開始采訪的時候,一些業內人士曾告訴我,目前只有軍隊在使用3D 打印機生產成品和零件。但事實上一些有開創精神的藝術家和企業家早已開始探索將3D 打印作為終端制造技術的道路,并且取得了令人吃驚的效果。盡管跨越如此眾多行業,3D 打印行業的先鋒們有很多的共同點。一開始他們使用3D 打印技術是為了突破傳統技術的屏障創造出自己想要的東西。隨著競爭對手的出現以及3D 打印技術的發展,大部分先驅者們正在通過開發訂制軟件創造更高的產品附加值,以保證他們在該行業的前沿位置。
    我接觸過的行業先鋒們都滿懷著一種激情,他們致力于把 3D 打印變成一種真正的變革性技術。如同神經系統的杰西卡•羅森克蘭茲所說的那樣,3D 打印機將會使公司擺脫大 規模生產的局限性,做出更好更有趣的產品,“這種技術比傳統的制造工藝更簡單高效,人們擺脫了過去的束縛,或許將會迎來一個創新力大爆炸的時代”。
     
    數字時代的藝術 3D打印技術將取代寫實雕塑?


    3D打印實際上已經開始在雕塑中嘗試運用了,例如雕塑小稿的放大,用3D打印技術協助完成,即準確,又快速。只是,目前國內雕塑界所運用的3D打印技術上還不夠完善,成本也比較高,如果將來技術進步了,將會出現專門針對雕塑造型的高水準3D打印機,那時候一定會給雕塑家帶來方便。
    當然,指望用3D打印技術來取代寫實雕塑恐怕不可能,原因在于,藝術和機器最大的區別是,藝術家的個人化的情感和體驗是很難被機器所模擬的,否則,藝術的存在也就沒有什么價值了;如果機器也能制造出情感,那也只是程序設計者所給與的。
    面對數字技術對藝術的介入,有人對不屑一顧,漠不關心,這實際上是一種“鴕鳥態度”;有些人呢,則仍然沿用傳統的藝術思維的眼光,認為數字藝術不三不四,不具有“學術性”、“純粹性”、“規范性”,對它們有一種偏見;還有人愿意討論數字藝術,但是它們還沒有消化,有點生吞活剝,削足適履……
    以上這些態度似乎都不足取。數字技術對藝術的影響不可避免,迎接和研究新技術,并將它轉化、運用到藝術中,成為推動藝術發展的手段,這才是積極的態度,如果追溯既往,一部人類的藝術史就是這么走過來的,在藝術史的背后,還蘊藏著一部技術史。
    3D打印會不會讓雕塑家失業
    相對于手工雕塑,3D打印機的優勢在于能夠實現極為規整、復雜和精確的形象,并且非常便 于進行等比例放大和縮小,在這些方面3D打印技術可以替代傳統的雕塑技藝,但是絕對無法全面取代雕塑家的工作。因為即便塑造的過程可以由機器代勞,但3D打印的核心--三維設計稿的建立,仍離不開強大的空間想像力、良好的審美能力等專業素養。此外正如攝影無法取代繪畫,機械制品難以表現手工塑造的特有美 感,在大多數產品都實現大批量生產的今天,手工的微瑕反而是極為可貴的,因此而造成的獨一無二也正是手工雕塑的最迷人之處。當代的雕塑家們一定也都清楚地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他們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如何利用這種新技術使其與自己的創作需要相結合。雕塑家弗蘭克·斯特拉利用3D打印機實現了一種“讓作品從墻面像浮雕一樣凸現出來”的獨特效果,而這如果用傳統的方法實現起來“則過于困難和繁重”。布魯克林的藝術家謝恩·霍普則特制了一臺3D打印機,故意調整結構使得打印結果產生一些差錯,從而實現作品的獨一無二。
    漫畫家黃偉明認為,3D打印技術的出現就像是給當代藝術打開了一扇門,這項技術不僅是對藝術表現手法的沖擊和革新,我們更該看到這種變化背后所反映出的意識變化。以3D打印技術為代表,我們的生活正越來越離不開信息和數字,這些新科技的出現讓以往認為的“不可能”變為真實,不斷改造著現代人的思維方式。當它們成為藝術的一部分,既是更新了觀眾對藝術的認識,同時又給藝術家們一種激勵,這逼得他們必須思考:當科技能完成藝術的創作,藝術家的優勢又該體現在何處?和科技“做”夢一樣,藝術家的創作同樣也是如此,只不過“做”夢的方式不是將夢變為現實,而是以更為抽象的手段將思想“做”出來。當藝術家追求創作上的突破時,科技的沖擊反倒成了一種激勵的正能量,3D技術畢竟是死的,即便它能完美復制形體,卻不會有任何創新,如果寫實雕塑能輕易被3D打印完成,那藝術的思想性體現在何處?比起技術的攀比,藝術家應該先反思自己的創作是否有生命才是。
    在新技術、新發明層出不窮的今天,對新事物的迅速接受掌握以及跨界合作已是當代藝術的大勢所趨,100多年前攝影術出現所帶來的震撼效應無可復制,但相信在未來,3D打印技術給藝術帶來的革新和無限可能,絕不會亞于當年攝影術對傳統繪畫的影響與推進。
     3D打印藝術作品欣賞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大臻藝術網的立場,也不代表大臻藝術網的價值判斷。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聯系方式
  • 電話/Tel:0594-7889888
  • 地址/Add:福建省莆田市仙游縣鯉南鎮溫泉東路688號
  • 郵箱/mail:[email protected]
  • 黑龙江p62走势图